藏燕

【苏靖】人鱼琰琰(下)跟我读w---u----wu!

污污污

Wendyjae:

点我→咘太太的原图


咘太污的不要不要的...嘿咻嘿咻也给你端来了,


还承诺规律更新了,


看我敞亮不!


呼~


睡觉。




警告:有辆水陆两用车。




(五)


芷萝宫,人鱼王后正拿着小钵小碗做东西。


“王后,是不是给琰琰做药呢?”国王游过去看,他宝贝琰琰长大了,马上就要迎来头一次情潮期。


王后白了国王一眼,淡淡的,“没有呀,我给琰琰做榛子酥呢。”


“你!这这这,正经事怎么不先办好呢?”什么?药还没准备好,那要是琰琰情潮来了还没药,怎么办啊?!


“吃药伤身,”王后放下点心盒子,叹了口气,她知道琰琰还想着叫‘小殊’的人类,但是那孩子,怕是当年早在谢氏杀害林氏一族的时候…


“长大成人,有些事早晚都要经历的,我觉得小英这孩子就不错,”王后不顾国王愤怒的立眉毛,“或者虽然梁萌萌顽皮,琰琰要是喜欢,我也没意见。”


“胡说八道!成何体统!”国王怒了!小英一介武夫,梁萌萌更是上房揭瓦的混小子,怎么能配上他的心肝宝贝琰琰呢?!


“来人,吩咐御膳房准备药果,给琰琰殿下送去。”国王气哼哼的甩着大尾巴走了,静静坏坏,他才不要嫁琰琰呢!


国王过了几天都没见到琰琰,虽说水域宽阔,但是琰琰最乖最爱父王了,不能这么久不来请安啊?


“什么!?”国王听到‘还是几天前在边卡附近见过琰琰殿下’的禀报,咕噜咕噜吐了一堆泡泡,气的昏了过去。


 


(六)


梁萌萌出门打探风声,琰琰和小英泡在桶里想主意。


“唱歌吧?”——族内现在禁止唱歌,但是我母亲说以前人类最喜欢听人鱼唱歌了。


“可是父王说我长大后嗓子太难听的,”琰琰为难的咳了咳,他小时候嗓子清亮,现在低低哑哑的,“父王还说我五音不全,唱歌就会被鱼叉戳走,千万不能唱歌。”


“哦…”可是我觉得殿下的声音真好听啊...小英看看失落的琰琰殿下,却发现琰琰没精神,“殿下?殿下你怎么啦?”


琰琰趴在桶沿上,脸色红扑扑的。


“小英…我有点不舒服…”身子热热的,怎么都不对劲。


“哗啦——”小英赶紧蹦出澡盆,是不是木桶太挤了,他跳出来又忙活了好一会儿,琰琰殿下还是没起色,琥珀色的眼珠都沾了灰,蔫蔫的。


“殿下,你、你别吓我呀…”


“小英,别慌,可能是我不适应离开水太久,正常的,”琰琰被小英扶着也爬出木桶,“扶我去软软的那个上面躺一躺。”


“哦!”小英赶紧给抱起来,尾鳍啪嗒啪嗒的挪到床边给琰琰放上去,上面的阳光这样透亮,透过轻薄的白窗纸,照的琰琰的鳞片熠熠的晃眼睛。


“小殊…别走…”琰琰喏喏的闭着眼睛。


小英趴在床边干着急,殿下昏了!他想去找梁萌萌拿主意,又不敢把殿下自己留在客栈里。


小英又蹭到木桶旁拿了软巾,梁萌萌说那个软乎乎的叫床,要擦干身体躺上去才舒服。


“殿下…嘤嘤嘤…”好担心!吓哭的小英小心翼翼的用布巾擦干琰琰的上身,又去拭他尊贵的红尾巴。


“嗯…”梦里琰琰难耐的摆了摆鱼尾,脐下三寸的鳞片颤动着打开,粉色的柱体撑开鳞片探出来,下面那处隐秘的缝隙,在上午明亮的阳光里,透着诱人探索的嫩软。


 


(七)


“书都要翻烂了。”蔺晨嫌弃道,自从黑市上出现了人鱼的东西,梅宗主就魂不守舍了。


‘东海有鲛,其眼泣,则能出珠’,梅长苏放下《翔地记》,“蔺晨,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就要找到他了。”


“我的直觉告诉我,你离疯掉不远了。”海域何等宽阔,一只人鱼要怎么找?且不说谢玉献媚昏君,为制长明灯大肆捕杀人鱼炼油,东海早就没了人鱼的踪迹。也不说江左偏安一隅,这湖泊里就算真有人鱼,也压根儿和东海的攀不上亲戚。就说你拿着那个,自称!自称是‘小人鱼的泪’的定情信物,这不是扯淡么?老黄牛都哭不出这么大颗的泪珠。


“你的那颗蛋——”


“我这不是蛋!”梅长苏烦躁的回了嘴,却也是底气不足,当年的事情他记不太清了,现在想想,再看看正常的人鱼的眼泪,他这颗是有点超标。


“好好好,你的大珍珠,”蔺晨懒得和他掰扯,“哎呀~长苏,你说你那条小鱼崽,是公的母的呀?”蔺晨贼兮兮的调笑——我直觉你是个基佬喂长苏。


“你大爷的,怎么那么下流,”一条光溜溜的鱼尾巴, “那有关系吗?种族我都不在乎了,我还管男女?”


“苏哥哥,红屁股。”飞流飞进来,有点兴奋。


“飞流!不知羞!”梅长苏捏捏飞流的鼻尖,“别学蔺晨说那些下流话,好孩子,不要说。”


“苏哥哥!”飞流推开蔺晨的抱抱,梗着脖子嚷的更大声,“红屁股!”


“飞流一定是上房揭瓦把屁股摔红了,哥哥帮你诊治诊治。”蔺晨夹起飞流就走。


“苏哥哥!!!!!”


“红屁股!!!!!”


小飞流嗷嗷着被蔺阁主逮走了。


 


(八)


梅长苏呆愣看着抬进房间里的人鱼,暗红云纹的袍子下,锦麟灼灼。被逮住的那只嗷嗷哭,“嘤嘤嘤你不要吃琰琰殿下你要吃就吃我吧呜呜呜呜”。


小英被琰琰殿下的‘突发状况’吓跑,摔倒了掉了靴子,结果一下就被江左盟给逮住了。


蔺晨哄着灰尾巴的小人鱼,心里卧槽了一万遍这玩意还会说话,再看看卧着的那条波光粼粼的红尾巴,这世上竟然真的有!美!人!鱼!他再不敢嘲笑长苏的性幻想太猎奇了,“不吃不吃,啊,别哭啦,你想泡水吗?我带你去梅府的温泉泡水好不好呀?快,飞流,搭把手。”


飞流特别开心的抱上鱼尾巴,和蔺晨俩人把哭嚷着‘红烧’‘清蒸’的人鱼抬走了。


 


这是他的小人鱼,不会错。


梅长苏轻轻的坐在‘琰琰殿下’身旁,连他自己都不敢确定的,梦境里的影子,此刻伏在榻上,鼻翼翕动。


眉眼间依稀可见幼时模样,他的小人鱼变了太多,耳朵和手肘都没了鳍,看似寻常男子模样。


梅长苏捏上和人类无异的薄耳边,指腹沿着耳廓轻轻捏揉,小时候只要他去摸小人鱼翅膀般的耳鳍,小人鱼就怕痒的摇着头躲,咯咯笑着往他怀里钻。


“嘤...”睡梦里的人发出细弱的叮咛,缩着身体摆摆鱼尾。


尘封记忆中的点点滴滴,因重逢都鲜活起来,揉弄过软润的耳珠,沿着人鱼的颚线扶上小人鱼的侧脸——他若是双手捧着小人鱼的圆脸蛋,小人鱼就会嘟起嘴亲他的。


梅长苏俯下身,蜻蜓点水的吻上那两瓣微凉,这恍若隔世的触感让他落下泪来,滴在人鱼的颊边,滚落进浓密的发丝里。


多少次午夜梦回,他的小人鱼傻傻的等在礁洞里,被鱼叉戳住鲜血淋漓的拖到岸上,大眼睛里浸满泪水,他大张着嘴,撕扯着腮边的鳞片扩开,他喊他唯一会说的句子,‘小殊’、‘小殊’,他却只能做个静默的旁观者,看着他的小人鱼被弑父仇人炼做长明灯的灯油。


幸好只是梦,幸好能重逢。




(九)




嘀——水陆两用车!




(尾声)


鲛人胎生,孕期六月,多为情潮期秋初受孕,幼子度冬初春降生。


这年春天的江左格外热闹,踏青赏樱的人群里,或有步履轻慢的游人,怀抱着略小于人类婴孩的布包,里面的小孩扇着透明的耳鳍,咿咿呀呀的偶尔吐个泡泡。


梅宗主家里的这条小家伙,正在小桶里游得欢,度过对人鱼来说难熬的冬季,小家伙终于可以去宽阔的江水里嬉戏玩闹。


江边新修了宽阔的木台,倾斜着没入水里。


人鱼国王上岸的时候,女婿恭候多时。


“岳丈大人,岳母大人。”梅长苏上前,热络的行礼。


“哼,”人鱼国王板着脸鼻孔出气,被王后扯了袖子才勉勉强强的,“咳,贤婿客气了。”


“父王,母后。”昔日的红尾人鱼,此刻束了发冠,着暗红云纹袍子,站在梅宗主身旁,眉眼间几分成熟风韵,泰然自若,落落大方。


“!”小桶里的小不点儿发出嘶嘶的气音,腮边的鳞片折着光翻起来。


“哎呦我的小外孙~”人鱼国王看到外孙立刻笑开了,从桶里一把给捞出来抱着,“小勇士要下水咯!”


“先生...”宗主夫人微蹙着眉毛,抿起唇少有的慌张。


“放心,景琰。”梅长苏安抚的扯过夫人的手握住,小晴都一岁多了,在自家温泉里游得欢着呢,今日风平浪静,下江该不用担心。


知子莫若父,我觉得他不成——景琰没说话,绷紧了身子看着父王把小不点儿丢尽江水里。


“哇——”


“呜呜——呜哇哇哇——”


小不点儿果不其然被捞上来,上了岸围上暖和的布巾还哭个不停,皇族的珍珠噼里啪啦甩的欢,吩咯吩咯的打了一个哭嗝——


宗主夫人手疾眼快抱怀里用布巾盖上了。


轱辘轱辘。


一颗鸽子蛋大小的,通透的珍珠从布巾里滚出来。


“哈哈哈,我的乖外孙,和我宝贝琰琰一个样。”人鱼国王笑的开心,在他心里,这世上三界六族,都没有能配上他宝贝琰的,不过看在梅长苏连琰琰的鼻涕泡都要珍藏二十几年的份上,他勉勉强强也是能接受这个女婿的。


梅宗主弯腰拾起那颗圆润的珍珠,拿起来朝着夫人挑挑眉,炫耀般的晃了晃,不顾宗主夫人愠怒的‘扔了!快扔了!’,宝贝的收在手心里。


“小晴乖哦,别哭啦,要学爹爹做爱哭鬼吗?”人鱼王后从儿子怀里接过外孙,拿过手帕试了试小家伙湿乎乎的鼻子。


梅宗主给岳父岳母鞠了一躬,快步追上恼羞成怒跑掉的夫人,搂着肩膀腻腻的哄,


“琰琰,谁小时候还没哭出过鼻涕泡啊?你羞什么呀?”


“你滚——”为什么拿着别人鼻涕泡二十几年的人不觉得羞呀?!为什么我要羞,我才不羞呢!


呜呜呜呜这下江左所有人都知道我是爱哭鬼了呜呜呜呜他们不会再尊敬我了——


已为人父的红尾人鱼不顾络绎的行人,扑到夫君怀里,正儿八经的哭了起来。


 


-------------END-----------



评论

热度(423)

  1. huiWendyja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