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燕

【浩熏/台诚/冬启/苏靖】劳动节虐狗套餐

Wendyjae:

Ooc傻白甜段子,全员动物,小伙伴们劳动节快乐!

W请个假,单身汪出去散散心,假期不会有更新掉落。



【浩熏】生死搭档 🐺💋🐺
浩浩激动的在犬舍里绕了一圈又一圈,天啦噜!好兴奋!今天听训导员茅警官说,警队里的功勋犬,然然副队就要调来他们行动组啦!队里的小伙伴都很兴奋,他更是激动的睡不着觉,因为然然副队的宿舍就挨着他呀!
“小春,浩浩怎么了?”给然然副队检查宿舍的刘警官看着不停转圈的浩浩,大写疑惑。
“你懂什么,我家浩浩就是兴奋度高,厉害着呢!”茅小春给浩浩摆摆手,满意的看着浩浩立正坐好,“我看简瑶那只功勋犬,还不一定杠的过我大宝贝儿呢!”
“……”是是是,你宝贝儿兴奋度最高了,鼻子也灵,谁包里有香肠他一下就能闻出来🙄🙄

转了几百圈后浩浩也累了,然然副队还没来,浩浩趴在犬舍里,担忧的直舔爪子,是不是路上堵车啊?然然副队会不会晕车啊?不不不,怎么会呢,然然副队可是功勋犬,最美公务员,然然副队怎么会晕车呢,呸呸呸!狗嘴吐不出象牙。

天都黑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迷糊着的浩浩噌的坐起来,正好看到然然副队黑亮的背毛,滑着月光经过他的犬舍。
太美了,然然副队🐺🐺😭😭
然然副队的脑残粉浩浩激动的睡不着,竖起耳朵听着隔壁均匀的呼吸声,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悄悄踮着脚站起来趴在栏杆上偷看,黑暗里他刚看清然然副队优雅的卧姿,那对暗夜里闪光的眸子就让他怂怂的松手趴回来了。
然然副队的警惕性真高啊,一下就发现他偷看了—浩浩大尾巴摇的欢,美滋滋的跑回犬舍睡着了。

浩浩很生气,茅警官克扣他的零食!还怨他训练不集中!
浩浩哒哒的跑到然然身边,伸出舌头舔了两下脸颊,又咬咬然然好看的立耳朵,听着然然舒服的咕噜声,满足的流口水—就说你们人类怎么那么烦!都是战友争什么高低!他的男神都和他做朋友了!一点功勋犬的架子都没有。

简瑶拿着上午评测的资料,气得直喘,这个茅小春!处处和她对着干!领着那只傻金毛还想和他的然然较高下吗!结果一直集中力满分的然然今天不在状态,训练的成绩一点不理想。

茅警官甩着浩浩的成绩单,好小子!超常发挥啊!一句“黑背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气的简警官牵着然然走了,浩浩伤心的晚饭少吃了一碗。

经过艰苦的训练,浩浩在然然的教导下,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不会总注意香肠的香味了。
这天,浩浩和威风凛凛的然然并排走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抽抽鼻子,是他熟悉的香肠的香味,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
“汪!汪汪!汪汪汪汪!”
浩浩不顾然然'走啦浩浩,是香肠啦',执意对着一个拎着黑包的旅客狂吠,茅警官不顾简警官“肯定又是香肠”的白眼牵着他上前检查。
噫!真的是香肠啊!
浩浩扒开包失落的瞄瞄茅警官,呜—他又给茅警官丢人了…
“汪!汪汪!”
这时候然然不顾简警官的强拉硬拽,挣开绳子扑到包上,摇着头撕开了香肠的包装,又咬开香肠,露出里面白色的袋装粉末来。

抵达山东武警总队准备授勋前一夜,浩浩还是懵的,“破获毒枭双重伪装”震惊警界的大案,有他的份??
总队犬舍紧张,又来了全国的功勋犬,接待警官询问能否把他和然然关在一个犬舍时,简警官“没事没事,这金毛可怂呢”替浩浩达成“想和然然一起睡”成就。
陌生的犬舍,熟悉的战友,浩浩贴着然然翻躺着小撒娇,勾着腿呜呜,'然然,我紧张'。
'怂相~明天你就跟着我站着,没什么特别的',然然扑到浩浩暖呼呼的肚皮上趴着,山东比北京冷一点,蹭啊蹭就整个骑浩浩身上了。
'可是我还是紧张嗷'浩浩拱着然然翻身站起来,扫着尾巴哼哼着。
'……'然然跟着站起来,前爪刨着地,有些不安的扭头看浩浩。
'嗷呜~~'浩浩扶着然然黑亮的背毛站起来贴上,虽然被他拱着的然然呜呜嘤嘤的一点都不威风,但是浩浩最喜欢这样的然然了。😤😤




【台诚】汪海滩故事🐶🐾🐱
明台是只小博美,巴掌大的时候被大姐叼到了明家。大姐和大哥都是优雅高贵的银狐犬,咳,当然大哥胖一些,看起来有些像萨摩耶…不过!不过!
明台最喜欢的还是他的阿诚哥哥啦!
阿诚哥和大哥大姐长得不一样,因为阿诚哥是大哥叼回来的,汪海滩并没有和阿诚哥长的一样的汪,阿诚哥身上有漂亮的斑纹,阿诚哥跳两下就能蹿到二楼去,阿诚哥的小肉垫软软的,舔舔按按还有秘密武器伸出来—秘密武器真的很厉害!上次街尾76号的梁萌萌踩了他的尾巴,就被挠成了大花脸。
不过秘密武器对明台来说全是福利,他喜欢还来不及!
阿诚哥最喜欢给他舔毛啦!他也喜欢舔阿诚哥,不过大哥总说,身为一只汪总舔毛,不像话。阿诚哥很听大哥的话,舔着舔着瞄到大哥来了,就伸出秘密武器改为梳毛。
不过阿诚哥也太听大哥的话了!虽然听话是汪的美德没错啦,但是每次明台捣乱都被阿诚哥叼着脖子走过整条街的时候,他胡乱蹬着腿遇到他的小伙伴曼丽时,曼丽都要嘲笑他,他也觉得挺丢人的,回家给阿诚哥闹“别人家哥哥都不叼弟弟”,阿诚哥舔舔他的脸,他又马上消气了—别人家的哥哥肯定也不会这么舒服的给弟弟舔毛。
后来明台终于长大了,虽然看起来还是圆嘟嘟,走出去有汪遇到了他和大哥,都要说“亲兄弟啊~”,但是明台坚信,大哥是实胖,他只是毛厚,天天和他舔毛的阿诚哥也会给他作证的。
直到有一天,大哥的朋友风风来家里作客,晃着长长的胡须“阿诚这次我就带走啦,喵喵发情期已经开始了,啧啧,你闻闻他身上都有味儿了”,我小哥哥是汪!不是喵啊!你这种凶巴巴鼻子翘上天的才是喵呢!
明台汪汪着扑上去,被风风喵一爪拍下去,大哥上前用厚重的身子挡了明台,说小孩子不懂事,明台委屈的抽抽划伤的鼻子,喵爪子挠的真疼,怪不得梁萌萌哭了好久。
明台委屈的找最疼他的大姐呜呜,大姐没说话,原来大哥大姐早知道阿诚哥不是汪了,蒙在鼓里的只有他。
明台跟着阿诚哥回了房间,长长的楼梯,一爪一爪,他以前从来没注意过,和他啪嗒啪嗒不一样,阿诚哥走路没有声音。
明台看着小哥哥的背影,软软的往窝里一卧,下巴失落的搭在窝沿上没理他,也没喊他过去舔毛。
阿诚哥本来喜欢睡在高处的,大哥给他搭了那么多高高的架子,但是因为他上不去,阿诚哥也不爬了。
哼!不就是发情期么,阿诚哥在汪海滩也能好好度过发情期,明台抖抖毛,昂首挺胸的小跑到阿诚哥身边,骑了上去。

【冬启】花孔雀想吃天鹅肉👑👄🦃

秋秋听着岸上此起彼伏的欢呼声,烦躁的把头藏在翅膀下面装睡,用力蹬着脚蹼往湖的深处游去。
“咯!咯咯!啾啾——”岸上的那只扯着难听的嗓门嗷嗷喊。
秋秋听着越来越近的赞叹声,不得已的把头露出来,糟糕没看路,游反了!反而更靠近岸边了。
“天!好美哦!他好美哦!”
“宝宝你快看!快看白孔雀开屏了!”
“快!老公快帮我抓拍一张合照!”
此起彼伏的赞叹声中,一个稚嫩的童音,“妈妈,看!鸭子!”
“傻孩子,那是大鹅,乖,看白孔雀,白孔雀多美啊~”
“嘎—嘎嘎!!”秋秋跳上岸,气的直叫!你丫才是大鹅呢!爷们儿是天鹅!黑天鹅!!
“咯咯~啾!啾啾!”
不顾栈道上的赞美,盛放着巨大尾羽的白孔雀抖着尾巴扇,一颠一颠的往河边蹦,“咯咯~啾啾~想我了噶~啾啾~”
“噶—你滚!”这个巨大的野生保护区,游人本来就是零星几个,天鹅湖更是无人问津,结果不知道哪一天,这只招风的大尾巴鸡找上门来,把聒噪的人类都带来了。
“啾啾~啾啾等我!”启启是保护区内白孔雀里最美的一只,上过国家地理封面的那种,不过大概眼神不太好,放着族群里的孔雀不要,偏偏看上了天天水里漂着的肥鹅。
秋秋不喜欢在岸上走,在岸上走左摇右摆的总显得他特别笨拙,像肥鹅。
但是这笨鸡又不会游泳,秋秋余光瞄瞄后面收了尾巴蹦跶上来的笨鸡,勉勉强强走进芦苇荡里,把聒噪的人类扔在后面。
直到再听不到看不到人类了,秋秋往蒲草上一趴,屁股还没摆稳,傻孔雀就扑上来,尖尖的喙点点的啄他。
“啾啾~我想啾啾~”启启不顾草地上的泥水,也卧上去贴着秋秋卧下,求偶期他的尾巴太沉了,要看秋秋得翻两个山头,他走的脚都要断了。
“噶、你、你累不累?”秋秋看看启启沾满泥水的爪子,启启不能游泳,把自己搞得这么脏,回去会被饲养员训的。
“啾啾亲亲我,我就不累。”风骚的白孔雀情话满分,脖子努力绕着秋秋优雅的脖颈磨蹭。
“……”秋秋红了脸,好在毛黑看不到,扁扁的喙部啄着启启白的闪光的羽毛,心里想着启启的尖嘴真好啊,啄在身上真舒服。

黑天鹅的繁殖季要来了,小伙伴们都发现他们的族长特别用心,用漂亮圆润的石头和舒适的干草建了一个大大的窝,真的好大啊!可以塞进去四只成年天鹅了。
今天秋秋也叼着干草运的起劲,全然不理会路过他的天鹅们,他要建一个大大的窝才行,因为启启的尾巴太长了。


【苏靖】我喜欢你🐭🧀🐹
琰琰是只野生色的小仓鼠,有很多个孩子的爸爸一点也不喜欢他,再加上他性格不好凶巴巴,刚成年就被赶出去自己住了。


哼,谁在乎!晚上琰琰一只鼠在木屑里滚来滚去,踢着小爪子四脚朝天,眨巴了一会儿豆豆眼睛,就呼呼的睡着了。


金陵洞来了个好看的银狐仓鼠,名气响的连孤落寡闻的琰琰都听说了,琰琰瞄瞄苏苏好看的围脖,不就是毛色好看一些么,有什么好抢的,这么大只,放在窝里怪挤的,白给我都不——


“我想选你吱。”


琰琰瞪着圆圆的豆眼,吓得嘴里的瓜子都掉了。


但是琰琰的窝太小了,根本放不下苏苏,琰琰蜷着身子抱着手,口是心非的“我喜欢一只鼠住”,含泪拒绝了。




苏苏捧着瓜子,看着转身跑掉的心上鼠,心里默默的,琰琰,别怕,我要帮你住进金陵洞最大的窝。


但是苏苏只是一只普通的小银狐,爪子还没有琰琰好用,好在他的朋友多,马上就找到了好友土拨鼠蒙蒙,蒙蒙“包在我身上”的又找了小英来帮忙,几天的功夫就给苏苏建好了一个扑满木屑的暖和的窝。


琰琰听说苏苏没有去任何鼠的家,反而自己建了个窝,离他还挺近的,高兴的塞了两颗瓜子在嘴里要去看苏苏,刚出了门又听说哥哥们拿着贵重的榛子仁排着队去苏苏窝拜访,转身回窝,把嘴里的瓜子自个儿吃了。


还是一只鼠的日子好,在窝里可以放肆作妖吱…琰琰滚来滚去好一会,最后摊平了化成一滩鼠饼,盯着一旁空荡荡的木屑,其实他的窝也不是特别小,如果苏苏不要豪华的滚轮和楼梯的话。


咔—


昏昏欲睡的琰琰吓得站起来又翻过去,惊慌的蹬着腿半天才翻过身,他的小窝漏了!!漏出一个大黑洞。


“吱—琰琰,”黑洞里拱出一只小仓鼠,有好看的白围脖,爬进窝里后咕噜咕噜把身上滚满了琰琰家的木屑,沾上琰琰的味道,才试探着接近墙角缩成一团的心上鼠,


“琰琰,我挖了条地道。”苏苏贴着琰琰亲了亲琰琰的抖胡须,又从嘴里掏出琰琰最爱吃的榛子仁来。


“…”被投喂的琰琰懵逼的啃着好吃的榛子仁,小小的脑袋吓得不会转了。


“因为我宣你!”苏苏是只聪明鼠,回答了琰琰没问出口的问题。


“…”吃饱了的琰琰羞涩的撇开头,去钻那角度舒服的大黑洞,真是一个完美的地洞啊!


并且,原来苏苏是南方鼠,还有港台腔。🐾🧀🍭





评论

热度(157)

  1. 藏燕Wendyja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