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燕

【苏靖】人鱼琰琰(上)

强推红色琰琰

Wendyjae:

送给 @某咘 ,谢谢你投喂的人鱼琰琰!红屁股红尾巴琰琰太美味!


奉上一篇配图的段子,


本来想今天写完给你,你还要看【哔——】,啧啧,于是我今天写不完了,摊手,你说咋办吧?


并且写啊写又写跑了,又超了预计字数,


反正就大概这样,你就差不多将就看吧,啊?(为什么表示崇拜和敬意的初衷变得这么随便了哭?!)




点我→咘太太的原图




警告:傻白甜的软萌琰琰,智商不怎么在线蠢萌蠢萌的那种。




(一)


江左,大雾。


小人鱼在水下绕了好几圈,终于鼓起勇气往上窜了窜——今天雾大,他不会被看到的。


人鱼族明令禁止和人类接触,琰琰的红尾巴又太醒目,若不是今天雾气缭绕,他绝对是不敢上浮这么远。


笛声悠扬,琰琰在仙气缭绕的江心露头看过去,雾气虽重,比起水下是清楚太多了。


一叶扁舟上谪仙般的男人,正执笛轻诉,琰琰轻轻摆着尾巴,他不懂人类的韵律,却为这哀而不伤的淡淡惆怅有所触动。


这是你写给谁的歌?我明明也是这样思念你。


 


太阳出来了,雾霭消散,琰琰失落的沉回了水底,蜷在礁石上哼哼唧唧的抹了两颗珍珠。


“我可爱的七公主琰琰殿下,你又怎么啦?”梁萌萌赶紧拿过小袋子装好琰琰掉下来的珍珠豆豆。


“不许叫我公主殿下…”琰琰有气无力的反驳,尾巴象征性的扇了梁萌萌一下——梁萌萌骗他人类都是这么叫的,小英说他撒谎,胸部鼓起来的才可以叫‘公主’。


“咳,那我可爱的琰琰殿下,你这是哭什么呀?啊?为什么事伤心,给我说说我来给你出主意。”撑开小袋子接好——快哭,多哭点,你这一颗泪我能卖好多钱。


琰琰看着面前的袋子,嫌弃的游开了——梁萌萌最讨厌了,偷把他的眼泪卖给人类,上次被父王发现还害得他一起挨揍,他走私他该打,我爱哭我有错吗?!


等等——


梁萌萌和人类走私——


“梁萌萌,你下次再去…‘上面’…”琰琰态度大反转拽着梁萌萌躲进礁石里,悄悄的,“你带着我呗?”


“呃…”梁萌萌为难的沉吟了一下,他早知道,琰琰早晚要求他,他看上‘上面’个人类男人了,不是他不帮琰琰,要是普通人就算了,他早调查过,那个人类是‘上面’最可怕的江左盟的头领,他倒卖些人鱼族的特产,虽然每次都是流动作案不留痕迹,但是据他一个靠谱线人说,江左盟在大肆收购人鱼族的特产,特别是‘人鱼的眼泪’,道上撂下话了,价格随便开,只要有货。


还在打听货源——江左盟盯上人鱼族了,那个男人搞不好想把琰琰好看的红尾巴做成红烧的吃掉。


“梁萌萌,求你了…”琰琰眨巴眨巴眼睛,又掉了两颗珍珠豆豆。


“呃,琰琰,你别哭了,好了好了,别哭啦!”梁萌萌看着断了线的珍珠豆豆,心疼的也顾不上赚钱了,拍打着琰琰的红尾巴哄着,“琰琰,就不说你父王知道了会打折你的尾巴,你看好的可是人类男人了,他们喜欢的人类女人,都是胸脯有肉的那种,啊?”


梁萌萌挺了挺胸脯,瞥了瞥琰琰的平胸。


“呜…那我塞两个贝壳可以吗?”琰琰拢着一马平川的胸脯挤了挤。


啪——


“哎呦——”梁萌萌被一记爆栗弹懵了,气得他转头就骂。


“你离殿下远点!”小英正找殿下找不到,礁石的缝隙里看到琰琰殿下醒目的红尾巴,欢喜的游过来,却看到琰琰殿下不情愿的还挂着泪珠——在!梁!萌!萌!面!前!挤!胸!


臭流氓!抽死你!


小英尾巴拍的响,追着梁萌萌一顿打。


琰琰好不容易把他俩拉开,话说清楚了,扯着小英继续求梁萌萌,“梁萌萌,我会藏好尾巴的,绝对不会被红烧的,你就带上我吧。”


人鱼皇宫里,国王靠在王座上摆着尾巴闲得慌,我宝贝琰琰今天怎么还不来给父王请安啊?


 


(二)


梅长苏接过盒子,打发了童路,眸色暗了暗。


江左境内流传着有人见过人鱼踪迹的传闻,现在黑市上又有了‘人鱼的眼泪’,他下令江左盟密切关注黑市动向,寻找卖货人,几个月过去了,一无所获。


梅长苏拿着手里豆粒大小的珍珠,莹润饱满,比起蚌类的珍珠,在阳光下有些透明,这是‘人鱼的眼泪’,不会有假。


却不是他的,虽然质地很相似。


年少时他曾生过一场重病,后又颠沛流离到江左,也许那只小小的人鱼,只是他的幻想罢。


在东海的礁洞里,一条可爱的小人鱼,和他并排坐在礁石旁,尾巴和他的腿差不多长,一下一下拍着水花,毛嘟嘟的圆眼睛盯着他,嗓音清亮的喊他‘小殊’。


林家是东海盐商,富甲一方,从商有德,从未做过一件昧良心的买卖。某一天林殊刚要去礁洞里找琰琰,却被父亲告诉收拾行囊,和母亲一同回外祖母家省亲。


他被关起来不许出家门,老管家张罗着马车,说是明儿天一亮就要出发,哪有省亲还这么匆忙的,林殊趁着家人忙碌,溜到了海边的礁洞里。


他见到早等在礁洞里的小人鱼,说他明天不能来找他玩了,他要去外祖母家,住一段时间才回来。


他不知道小人鱼听懂了多少,小人鱼不会说话,只会喊‘小殊’,他哭哑了嗓子‘小殊’、‘小殊’的唤,小尾巴一下下的拍在礁石上,仿佛他去省亲再不会回来一样。


因为小人鱼哭个不停,他安慰了好久,月上中天了才攥着小人鱼哭出来鸽子蛋一样大的珍珠,信誓旦旦的保证,他再回来就要‘娶你’——就像大戏里唱的‘待到重见日,与君共白头’的欢喜收场。


而他却真的没有再回去。


他回了家,林家已经一片火海,他飞奔过去,却被老管家挟着跑向了别处。


之后颠沛流离,更名改姓。


“飞流,”梅长苏长叹一口气,对着窗外的紫藤树,“传令下去,全力追查人鱼下落,如果遇上,不择手段带回来。”


水路相通,江河入海。江左的人鱼,曾见过东海的那条小人鱼,也说不定。梅长苏摸出袖内的红木匣子,里面的珍珠巨大通润,我就要找到你了,我的小人鱼。


 


(三)


江左盟在打听人鱼的下落。


梅宗主不惜重金要抓到一条活的人鱼。


四方打探得到这个消息后,三条人鱼都懵了。


“客官,蒜蓉粉丝虾,您慢用!”小二上了菜,有些好奇的打量这三位步履蹒跚的客人——都挺年轻的呀,还有一个特别美,怎么走起路来都跟老头子似的。


琰琰晃了晃身子,被剪开的尾鳍不自在的在靴子里动了动,桌子上粉白的虾肉,人类独有的吃食法子,他曾那么馋,现在却没了吃的心思。


——小殊想吃他,想把他做成蒜蓉粉丝鱼。


“琰琰!祖宗!”梁萌萌一看琰琰小脸一皱要变天,赶紧伸手咯吱他——这人头攒动的饭馆,要是哭出了珍珠豆子,梅宗主可是吃到人鱼了,还能做出不同口味的三道菜。


“哈、哈哈哈、别...别...”琰琰受不住生理上想笑的冲动,勉勉强强止住了哭。


“殿下,咳,公子!”小英赶紧帮腔,“公子,也许梅宗主只是想养一只人鱼,并不是想吃呢?”


“可是父王、咳,父亲,父亲说,我的...腿...”琰琰压低了声音凑到小英身旁,“人类最喜欢吃了,逮到我就会把我红烧的。”


“糖醋鲫鱼~您慢用!”这时候小二给邻桌上菜,吓得俩凑在一起的小脑瓜‘砰’的撞在了一起。


“别慌!别慌!”干什么呢自乱阵脚!梁萌萌跺了跺拐杖——有了拐杖走路不费力,他推荐给琰琰和小英他俩还不稀罕使,结果走的一个慢,梁萌萌给琰琰使眼色,盯着他的‘腿’,“和江左的人做生意我门儿清!公子,您就把心放肚子里吧!”


——琰琰你好好拽拽裙摆,尾巴要露出来了喂!


 


(四)


‘我今天乏了,木桶就明早再来收吧’打发了店小二,琰琰一头扎到洗澡水里——呼!复活!


琰琰趴在木桶上,尾巴翘起来看看分叉的尾鳍,剪尾鳍并不疼,但那道从中间切割开的,突兀的伤口,父王看到了肯定会一边揍他一边掉珍珠豆豆。


好想父王,父王一定也想我了。


琰琰想起很多年前,他和小殊分别的那天之后,他回家找父王哭哭,他说小殊说了什么他听不懂,他说他看着那样的小殊只想哭。


父王差人去了上面,隔天就不再让他出去,父王抱着他哄,琰琰,不要再去上面了,人类只想吃掉你的红尾巴,做成红烧的。


他不信,小殊不会吃他,小殊可喜欢他的红尾巴,会盯着笑,会伸手摸。


可是他再上去,小殊却再没有来了。


后来真的如同父王所说,东海来了名谢姓盐商,他除了盐,还抓人鱼。


人类一夜之间开始捕杀他们了,他们晒盐的时候再不会扔给人鱼小鱼吃,他们会用小鱼引诱人鱼靠近,然后用钩子,用鱼叉,刺进人鱼的尾巴里,拖到岸上去。


晒盐滩本来是人鱼最喜欢去的嬉戏场所,却成了他们的断头台。他们慌不择路的跑回家,身上却勾着带倒刺的钩子,连着浮漂把人类也引来。


人鱼到底是断不了和人类的联系,被迫从东海逃离的人鱼族并没有去海的深处,寻着水路找到了一处水草肥美的湖泊,安安静静的守着水下,却是不敢再接触人类了。


彼时他不懂人类的语言,现在他学会了人类的语言,却记不起小殊当年说过的句子,他想小殊那夜的哀伤和无奈,也许是说‘我舍不得吃你’吧。


可是你怎么能离开我呢,这比吃了我还让我难过。


琰琰‘咕噜咕噜’的沉到桶底睡着了,梦里长大成人的小殊,比他立起尾巴还高一块,欢喜的搂着他的红尾巴,说你终于回来了,‘我的小人鱼’。




--------------------


一颗糖:‘我的小人鱼’,是琰琰小时候虽然还不懂人类的语言,但是小殊叫过他太多次,他记住了的句子。

评论

热度(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