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燕

竟然真的没过审那就再改一版

萝卜酥:

如标题。


我要把那句再也不做的话吃回去。


崔中石的词条和他的人一样命途多舛。


再整理一次总得有变化于是我把时间近乎精确到了钟点。


你是怎么扛下来的呀QAQ……


你知不知道你一死孟敖心里得有多大的窟窿……


--------------------------------------


青少时代


1908年(剧中)或1910年(书中),崔黎明出生于上海。崔黎明的家庭很可能是一个破败的书香世家,家中砸锅卖铁供他读完了财会学校(档案中崔中石1937年毕业于中央财政大学,真实情况不详)。崔黎明在学生时代就表现出了进步倾向,和王晓蕙相恋。


 


改名中石


1938年,崔黎明在上海被谢培东发展为中共党员。他以秘密失踪的方式与王晓蕙分手。改名崔中石后,考入中央银行,在上海分行担任职员,得遇“贵人”方步亭。同年,与叶碧玉结婚。


抗战期间


进入中央银行后,崔中石到重庆,与方步亭和谢培东同楼办公,大约也就是从这个时期开始,崔中石开始受到方步亭的提携。1939年,大儿子崔伯禽出生。1943年,小女儿崔平阳出生。


三年挣扎



1945年抗战胜利,崔中石随方步亭和谢培东一起到上海中央银行总部,在同一部门工作。同年,崔中石从谢培东处接受发展接触方孟敖的任务。第一次与方孟敖相见,就共唱《月圆花好》,自报中国共产党党员身份。方孟敖赠崔中石《月圆花好》黑胶唱片。在之后每个月的接触中,与方孟敖成为知己。


1946年,经由方步亭推荐,刘攻芸任命,崔中石任中央银行北平分行金库副主任,举家迁居北平。北平分行的账目皆由崔中石掌管,替方步亭担责并要为国民党各部的各路私产洗钱,崔中石时常有罪恶感。每月去探望方孟敖,成为他唯一没有负罪感的任务。期间,他与方孟敖吟歌诵诗,交流理想和信仰。方孟敖更开战斗机带崔中石上天观杭州湾。1946年9月10日中秋节,崔中石在杭州笕桥航校发展方孟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同年,方孟敖将陈纳德嘉奖的红酒赠与崔中石,崔中石和他约定在新中国成立那天一起喝。


1947年年底,崔中石曾向组织提出离开国统区,前往解放区边区银行工作,未得到允许。1948年4月,崔中石接管北平民食调配委员会和物资管理委员会的账目。


北平永诀


1948年6月22日,方孟敖拒不轰炸开封,被指控通共抗命。7月6日,崔中石前往国民党中央通讯局(前身为中统),以十万美金与侯俊堂20%股份贿赂徐铁英,营救方孟敖。同日,崔中石于等待方孟敖庭审结果时得知自己身份暴露,并发现铁血救国会跟踪和监听。当日晚九时,方孟敖赴崔中石中央饭店房间,崔中石让方孟敖接受国防部预备干部局任命。方步亭电话至,方孟敖离开,崔中石察觉自己受方步亭怀疑。


1948年7月7日下午二时三十分,崔中石上火车回北平,察觉自己被铁血救国会两名特工跟踪;到德州站,与齐慕棠接头,了解今后任务为保护方孟敖和保护自己。


1948年7月8日晚五点三十分,火车到站至北平,崔中石下火车即被徐铁英派孙朝忠“护送”到家。约七时许,方孟敖到崔家,崔中石嘱咐方孟敖忘记自己的真实身份,保护好自己。九点,崔中石到方家,与方步亭和徐铁英会面。经方步亭敲打,单独将20%股份处置方式告知,稳住徐铁英。


1948年7月9日上午,于央行北平分行金库内被方步亭质疑敲打。同日中午,赴顾维钧宅邸五人小组会议,应对从容自如。然曾可达言称以中统军统身份怀疑崔中石,挑拨崔中石与方孟敖关系,崔中石退席应变。晚餐后方孟韦来崔家,崔中石道出方步亭对自己有所怀疑,徐铁英会为财杀人,以妻子儿女相托方孟韦。


1948年7月10日晨,谢培东至崔家,告知崔中石五人小组解散,铁血救国会欲利用方孟敖而设局,必须除掉崔中石,是故崔中石有性命之忧,让崔中石撤离到解放区。崔中石思忖片刻便决意赴死保护方孟敖。上午六时多,与谢培东一道赴会,在会议上将贪腐造成的账目出入干系担于一身,以拉近国民党各部门与自己关系。曾可达步步紧逼进一步挑拨崔中石与方孟敖关系,方孟韦独闯会场而解围。回到崔家,谢培东再次命令崔中石准备撤离,崔中石提出最后一个要求:见方孟敖。谢培东与崔中石约定,在北平解放时,谢培东、崔中石、方孟敖三人一块穿上军装在德胜门照相。


1948年7月10日晚,方孟敖接崔中石到德胜门,见德胜门被国民党军队控制,崔中石随方孟敖到后海。面对方孟敖的质问,崔中石否认了自己和方孟敖的共党身份,又以不通水性之身跳入后海证明真心。被方孟敖救上岸后,在回家路上含泪接受方孟敖转赠周副主席的作战用手表。回家后锁于账房中整理账目,斥叶碧玉私配账房钥匙。


1948年7月20日,崔中石将原属侯俊堂20%股份的半年利润转到民主党派在香港所开公司账号。


1948年7月21日,崔中石及家眷将赴上海,方孟韦送到车站。下午四点四十,徐铁英派来单副局长在车站截下崔中石。当日晚,崔中石被送往北平警察局,受重刑而不屈。七点后,与谢培东见面,交代对家人和初恋的安排,并让谢培东在北平解放之日告诉方孟敖自己的遗言。之后写下赴美的家书保家人平安。后虽有方步亭和谢培东尽力营救,徐铁英答应不杀,但崔中石仍被铁血救国会的孙朝忠借马汉山之手枪杀于西山监狱。

评论

热度(39)

  1. 藏燕萝卜酥 转载了此文字
  2. penny萝卜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