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燕

【谭赵/性转】非典型总裁文还需要什么套路(29)[修改后重发]

棒呆棒呆

JackyChen林:

我就是告诉你们开头的林秘书是我\(^O^)/爱爱太太,看我真诚的眼睛,比heart😉😉😉


yuukiko:



WARNING:







  • 赵启平先天性转,雷者勿点!!!(懒得说三遍)




  •  @ergirl 给梗我填坑。




  • 原来那篇有BUG所以重发一遍。修改版本给自行车加装脚蹬重新刷了一遍漆再装了点儿零件,再玩了一点抖机灵梗。(x




  • 不要在意奇葩题目自带的恶趣味。




  • 他俩本来无缘,全靠我们瞎编。








====================================








正文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番外




孕期二三事(上)     孕期二三事(下)    育儿记








补章




(13+)












谭宗明面无表情地抬头吩咐一旁的林秘书:“通知安迪,十分钟后我会到她的办公室。”




“是。”




林秘书连忙点头,她深知谭总到安迪办公室前需要通过自己打招呼的原因只有一个:谈话内容机密,不允许有第三者在场。




看了一眼脸黑得跟被柴火烧过无数次的铁锅底一样的老板,林秘书转身忙自己的事去。同时暗自腹诽刚领结婚证的老板该不会昨晚被老板娘罚睡沙发了吧。




当然这种猜想在自己心底转一圈就好,打死她也不敢跟其他同事八卦。因为最近老板的耳朵灵得跟西点林鸮似的,公司有半点风吹草动都一清二楚,前两天才有个绝色美女员工在公司范围内带着恶意调侃了老板娘工作的第六医院,半小时后就被谭老板喊进办公室狠狠涮了一顿,那姑娘当场哭花了妆。她可不敢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那天带着赵启平从年会上提前退场回家的路上,谭宗明给老严去了个电话,把对方的底摸了个透。




“创世纪”董事长王先生早年继承父辈的食品店铺起家,膝下只有王英杰一根独苗。王老板早年经历坎坷,再加上多年奋斗的重压,病魔逐渐将他的身体拖垮,公司高层其他成员的几次重大失误令公司江河日下。独生子不争气,王老板找不到合适的继承人,造成管理层内斗,公司已逐渐面临破产的深渊。




谭宗明本来没打算把这家公司列入并购范围内,自打从那次年会回来后,并购计划居然一锤定音,谭宗明还让原来担任CFO的安迪提早上班安排竞标会的工作。不明真相的员工们私下纷纷讨论谭宗明与王家的渊源,甚至有人猜测谭老板是为了讨新婚妻子的欢心才将这家公司收购下来。




不多日,创世纪的董事长在竞标会上一眼相中了晟煊,晟煊也凭借自己的实力顺利拿下投标,王老板带病与谭宗明深谈过一次,他在赞叹后生可畏的同时,表示希望尽快完成并购事宜。




建立模型估价分析后,发现这家公司在传统食品行业里商标价值确实不小,经董事会投票决定后,并购计划已提上日程。董事会成员一致赞成采取全向收购对方的股份的方式。现在计划已经进行到一半,标书由安迪审核,不日将提交给对方。




谭宗明将老严交给他的调查书又翻了一遍,除了唇角向下拉了一下,脸上依旧读不出任何表情。




内耗不断,坐吃山空,一座金碧辉煌的高楼大厦早晚“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所有人情冷暖权谋诡计都能在字里行间略窥一二,这也是谭宗明早年酷爱《红楼梦》的原因之一。




合上文件,看了一眼桌上的咖啡壶,谭宗明眼神一下柔和起来。




尽管赵启平平日里总是絮絮叨叨嫌弃自己喝咖啡口味太重,可她还是在自己生日那天到小邱的咖啡店挑了这么一个咖啡壶,叮嘱自己放在办公室。




他深知多年前那件事如同一副多米诺骨牌,稍有不慎随时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解决这个源头,随时可能出现的蝴蝶效应将影响两人今后的正常生活。




“你恢复上班后的第一件工作做得相当漂亮,剩下的收尾工作也全交给你了。解决这件事之后,你要继续留下还是回家帮包总,我都尊重你的意见。”结束谈话后,谭宗明微笑着看向对桌的安迪。




“你交待过的事有哪一次我让你失望的?”坐完月子后不久就被老板喊回来工作,安迪就料到事态自然非同小可。当她得知赵启平这件往事,气得她要不是被包子劝住,指不定会做出什么疯狂举动。




“当然没有,你是我的左臂右膀。我很庆幸当时把你从美国叫了回来。我和平平的婚礼上,你的份子钱必须给全场最大的。”谭宗明拉开唇角再次冲安迪温和一笑。




“少来,我还没跟你讨媒人红包呢,你倒要向我讨份子钱?!你这个资本家也当得太黑了吧。”安迪毫不客气地投去一个鄙视的眼神。




谭宗明一摊手:“我一向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行,看在多年老友的份上给你包个最大的媒人红包,数目包君满意。”




“这还差不多……”安迪唇角往上提,又严肃起来:“老谭,好好照顾小赵。在微信上我也不好跟她提,我知道她不愿意我们担心才没把这件事说出来,但既然我知道了,也不会坐视不管。”




谭宗明点头,既然彼此心领神会,有些话,自然无需多说。




 




“Judy,我很欣赏你,也很同情你,但并购是生意场的事,不归我管。既然这件事已经尘埃落定,外行人吹枕边风是会坏事的。所以很抱歉,这个忙我帮不上。”




赵启平将身体埋进客厅沙发,努力维持风度说完上一句话,把电话挂掉,泄了一口郁气,整个人向后仰,倒在谭宗明身上。




自古以来,很多男人都把女人当成交易的工具或促成交易的工具。例如貂蝉,例如王昭君,以及各朝代数不清道不尽的才女们。




古代皇帝成也好败也罢,都喜欢把“红颜祸水”的标签贴在女人身上。所谓“红颜薄命”就是这些没责任没担当的男人造成的。




一个水灵灵的女孩居然爱上这种不能称之为人的生物,赵启平不由得心生一丝怜悯。然而她的人生只能由她自己负责。




谭宗明默默地抱紧她,那天从年会提前退席回家后赵启平一句话也没说,还缠了他一个晚上。




这个举动要是放在刚追她那会儿,谭宗明不知有多开心。但是现在,他只隐隐感觉不安。就怕她钻牛角尖。




 赵启平挂掉电话后一声不吭,谭宗明也由着她自己冷静下来,伸手过去翻了翻她放在茶几上的民国历史书和谍战小说。




“抗战时期,为了救国,有人在战场上浴血奋战,也有不少红色资本家主动提供资金为前方战士购买医疗物资,更有人不惜披上伪装隐藏在敌后与敌人斗智。同时也有人利用职务之便打着救国旗号牟取私利贪污受贿……”




见她终于开口说话,谭宗明放下书,静静地听着。




“太阳底下无新事,古代和现代的唯一区别只有科技的发达程度,除去那些已经灭绝的动物,地球的生物多样性从未改变过……那个人我本来已经打算把他从记忆中抹掉,现在又在我眼前蹦跶,自己没能力保住公司就利用女朋友来求情,想起那个怂货的脸就反胃。”




谭宗明抓起赵启平的手,将她整个人往自己怀里按了按,揉了揉那头长发。




“‘创世纪’这个名字,让我联想到某些酒楼食肆,那些本质上越是跟皇家贵族等高大上名词沾不上边的,就越爱为食物贴上‘皇室贵族’的标签,例如什么‘皇家饺子’‘皇室牛肉面’之类,有些更生猛的还会顺手牵几个英文单词附会,似乎这样就可以为食物镀上一层金,生怕客人不知道自己是货真价实的赝品似的。要是食物品质无法保证,这种名字就是一服安慰剂,除此以外毫无用处。”




针针见血的吐槽让谭宗明忍不住低声笑出来,她愿意让自己安安静静地当树洞,便表示她的心理状态很正常。




“那种人不过是一滩阴翳污泥。有我在,你不需要担心。”谭宗明顿了顿,“对于那种心高气傲目空一切的人来说,最沉重的打击莫过于眼睁睁看着自家产业的控股权落入讨厌的人手里却又无力回天。”




赵启平心中一凛,倒吸一口凉气。她定定地盯着谭宗明,然后低头沉默。




她想起王尔德说过一句话:“人生有两大悲剧:一个是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另一个是得到了。”




谭宗明拍拍她的腰:“怎么了?”




“幸好我不是你的敌人。”




“在你的柳叶刀的光芒下我可不敢造次啊,我的小赵医生。”谭宗明举起双手笑着投降。




赵启平盯了谭宗明几秒,突然起身跨坐在他大腿上,一脸严肃地与他四目相对。




“万一出现一个比你更强的敌人,你的公司即将破产或者需要依靠别的公司收购才能活下去,你会一蹶不振吗?”




谭宗明清楚她在担心什么,故意反问道:“你会看着我一蹶不振?”




没等赵启平回答,又拍拍她的背:




“自从双亲出事后,我回到美国,曾在街头当过当流浪汉。那段日子至今记忆犹新。后来我憋着一口气将父母留下的公司发展成今天的规模。我当年曾亲眼看见身边熟悉的人和他们的亲友经历那场事故后变得一无所有,从此再也站不起来。山穷水尽不仅会夺走身边的一切,还可以摧毁一个人的意志,谁也不愿经历那种事。”




此话一出,赵启平脸上表情一滞,下一秒连忙转为柔和:“俗话说破船尚有三寸钉,到时候我也可以养你。起码还有我们自己的三室两厅小窝嘛。”




谭宗明笑着用额头抵着她的:“人往往经不起生活的压力和逆境的考验,在那种环境下,人性的懦弱和黑暗也会暴露无遗。你确定到时候不会跟我相看两相厌?”




赵启平伸出手掌蹭蹭他的脑门:“我也不确定呀。但是你那么聪明又门儿清的一个人,能让这些考验破坏感情?除非你自己愿意这样做。我只知道,喜欢一个人,会连他令人讨厌的地方也一起喜欢。确实在命运面前,人是最脆弱的。但我们能做的大概只有挺直脊梁面对一切。”




谭宗明喉结向上提了提,一把将眼前人搂住:“平平,有你这些话就够了。反正我去哪儿都要缠着你,咱俩一辈子都分不了的。所以你放心地把我当成你坚实的后盾,自己该做什么就放手去做。”




“……啰嗦。”




“再说,万一真破产了,我还拥有修车修表钓鱼等各种技能,不会饿着你的。”




赵启平唇边绽放一个大大的笑容,将头枕在谭宗明肩膀上:“说实话,你看着自己打拼下来的江山,有没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会不会像古代的皇帝那样渴望三宫六院啊?”




“那些等你有了一切之后才跑来献殷勤的人,大多不是因为欣赏你的人,而是冲着你拥有的一切来的。三宫六院就免了吧,现在有一个还不够啊。”谭宗明笑着,伸手将她落在脸颊两旁的发丝拨开。




社会阶层其实就像一座金字塔,越往上走越孤独。普通人有三五知己,可是他能有一两个真心相待的朋友,比如安迪,已经是上天的恩赐。




“能跟你在一起,我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




“你拯救没拯救银河系另说,你不要三宫六院的话让给我啊,让我体验一把当九五之尊坐拥后宫的滋味。”




“你敢?!看我不咬死你。”谭宗明磨着牙侧头去咬赵启平的鼻尖。








这是一辆经过改装喷漆的自行车!








身为一名医护人员,每天上班时最厌烦的是什么?




当然是听见肝功能失调的病患和家属在病房或诊室里骂骂咧咧,这些人每次怒骂的内容无非是自己愿意与对方的母亲和祖母发生肉体关系。




然而,今天赵启平却在茶水间里听见神经外科的刘主任对着与他沆瀣一气的同事怒骂院长有眼不识千里马。




这位刘主任,曾在某次医院举办的医疗知识竞赛中看见赵启平拿到第一名的奖金后,立刻在其他同事面前假惺惺地表示自己当医生不是为了这种蝇头小利,钱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那就是为了名誉咯?”




当年年轻气盛的小赵医生突然从背后轻轻飘来一句。




从此,刘主任对赵启平充满了偏见,凡是有科研会议甚至各种竞赛活动,他都要处处提防赵启平跟他抢风头。




事实上,人除了金钱最想得到的就是名望,因为有了名望就等于拥有一切。那些越是把“不爱钱”“不在乎虚名”这种话挂在嘴边的人越是嗜钱如命,比谁都在乎在业界的影响力。




就像一辈子被女人拒绝的老单身汉叔本华认为“天才和女人之间存在着敌意”一样滑稽而无聊。




之所以有人戏谑外科医生离婚率普遍高,就是因为这些老鼠屎经常利用要紧急手术的借口到外面找外遇,而刘主任就属于这类人,据说最近他的妻子因为他到外面胡搞而闹着跟他离婚。




就那《大圣归来》里的混沌大王原型都比他帅的长相也能出轨,可见长得丑的男人未必“老实”。




“赵医生,院长有急事找你。”一名行政人员出现在茶水间门外。




“谢谢,我现在过去。”赵启平拧紧水杯,不紧不慢地往外走。




“该不会是出席下个月研讨会的名单下来了吧?”




“这么重要的会议怎么都lang(四声)她抢风头啊?医院要重用女医生也用不着这样吧?” R和L经常分不清的大舌头充满着不甘和委屈,大有“秦琼卖马子胥吹箫”的英雄困乏之悲凉感。




赵启平听罢回头一笑:“刘主任您是咱们医院科研的领头羊,走过的桥也比我们这些年轻人多的多,这么重要的机会当然非您莫属呀。”




大方且诚恳地承认对方的“优势”,能让自以为聪明的人获得优越感。




——反正他也只剩下可怜的性别优越感了。




此话一出,刘主任脸上比石头还硬的肌肉如同便秘已久的病人用了开塞露后般通体舒畅,立刻泻出一堆笑:




“那是当然。年轻人啊就该跟在老师后面好好积累经验,别整天想着出风头。就算嫁了个好老公也别忘了自己是谁。”




赵启平又一笑,这次没再回头。




谁要当你的学生啊。




人的嫉妒心就这样奇妙又不可理喻,某资本家不管有多少个亿身家,你都不会在乎,可是坐在你邻桌的同事月薪比你多几百块,你就要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睡了老板或者老板娘。




放在医院里,你同事比你的成绩出色了那么一点儿,你就要开始怀疑他是不是靠后台上位。男医生千篇一律有个好爸爸,女医生的话,要么靠老公要么靠情人。




 




“这个病全上海只有你有过手术成功的先例,所以王先生希望小赵你亲自给他动手术。”




回想起院长的话,赵启平差点没把手中的文件夹掰成两半。




“困兽之斗。看老娘怎样把你那张皮给掀下来。”




 




TBC.








===================




在 @宋瑾臻 姑娘的提醒下发现了很严重的BUG,重新调整了剧情,也顺便给之前的小破车装了两个脚蹬hhhhhhh




在此感谢姑娘的提醒~_(:з」∠)_




要是以后文中出现任何剧情逻辑BUG,欢迎各位直接指出~~~


评论

热度(174)

  1. 藏燕JackyChen林 转载了此文字
    棒呆棒呆